相关文章

邢吉华委员: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应全面保障被害人民事赔偿权益

来源网址:

全国政协委员邢吉华。张晓娜 摄影

  本报讯(记者张晓娜)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辽宁省朝阳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邢吉华带来一份建议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应全面保障被害人民事赔偿权益的提案。

  在我国法律体系中,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将精神损害赔偿金与残疾赔偿金或死亡赔偿金排除在外。最高法院在2012年颁布的有关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赔偿的司法解释规定,被害人附带提起民事诉讼的,只赔偿医疗费和丧葬费用,其他诸如精神损害赔偿等一律不予支持,甚至死亡赔偿金和残疾赔偿金也不予支持。

  邢吉华委员认为,目前,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赔偿标准存在诸如法律适用标准的不统一、对被害人合法权益造成严重损害、对被害人的私权救济造成妨碍、对犯罪行为造成放纵等诸多弊端。

  邢吉华表示,犯罪行为的侵权与民事或行政违法侵权所造成的当事人人身损害都是客观存在的。犯罪行为的侵权应当视为一种特殊的民事侵权,对被害人的法律救济标准理应统一适用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刑事被害人与民事受害人的赔偿项目应当统一。

  “数年前的药家鑫杀人案,法院判决赔偿被害人家属仅为4.5万元,严重违背公平正义,也难以抚慰受害人家属的身心伤害。”在邢吉华看来,现行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制度产生一个极大的悖论,一般民事侵权致使受害人民事权益遭受侵害时,受害人通过民事诉讼程序可以主张精神损害赔偿金、残疾赔偿金和死亡赔偿金和等赔偿项目。而在达到犯罪程度的严重侵害人身权利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或单独提起的民事诉讼中,被害人却不能主张同样的赔偿项目,造成被害人人身一文不值的尴尬。

  此外,我国刑法的任务是惩罚犯罪和保护人民。国家对违法犯罪行为进行打击制裁是行使公权力,受害人及其家属向法院主张民事权益赔偿是行使私权利,二者并行不悖,不能互相替代也不会相互排斥。而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规定,尤其是最高法院司法解释剥夺了被害人的应有的民事权益,显然有违“司法为民”的宗旨,也是违反基本法的。

  最后,刑事附带民事赔偿制度会造成当事人维权的尴尬,例如,被害人对侮辱、诽谤、人身伤害等刑事自诉案件如果向法院提起刑事自诉,便意味着必然要放弃精神损害赔偿等民事赔偿权利,而若想保护精神损害赔偿等民事赔偿项目便要放弃刑事自诉权,这也意味着要放纵犯罪行为的发生。

  为解决上述问题,邢吉华委员建议:修改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九条:“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将其中的“遭受物质损失”修改为“遭受民事权益侵害”。从而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范围与侵权法的赔偿范围相统一;删除最高法院关于适用刑事诉讼法解释“法释[2012] 21号”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百六十四条对刑事犯罪所造成的精神损失及伤残赔偿金和死亡赔偿金不予赔偿的规定。将精神损害赔偿金、伤残赔偿金、死亡赔偿金列为刑事附带民事赔偿的项目。畅通被害人的合法民事权益救济渠道。